参考新闻网5月12日报道 埃菲社自5月5日起,更先连载一位名叫科琳·菲茨帕特里克的美国儿科医生写下的与成千上万医护人员奋战在美国纽约州抗疫第一线的所见所闻,纪录了她在抗疫中的真实感受,现刊发她的第5篇日志,内容如下:

美国ICU日志之五:康复者——天下疫情中央的希望(埃菲社5月9日文章)

5月9日

无论是在纽约州——新冠病毒大盛行的全球“震中”,照样天下上任何国家和地区,照顾护士新冠肺炎患者的事情都是一项艰难挑战。只管云云,我依然在漆黑中看到了曙光。

第一道光就是那些康复回家的患者带给我的。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天我们欢送一名患者出院的情景。

那名患者到达出院尺度之后,换上了一样平常的衣服,我还记得自己在重症监护室突然看到一个云云服装的人时感应十分惊讶。随后我才意识到,他是那名幸运的患者。

看到他脱离重症监护室,我们所有人都暂停手中的事情,站在门口为他拍手。这样的小型欢送会云云朴实无华,但全体医护人员的掌声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久久无法遗忘。

疫情暴发以来,许多医院都形成了拍手欢送新冠肺炎康复患者的传统。在一个充满痛苦的环境中,拍手庆祝战胜病魔颇能振奋人心,鼓舞所有医护人员继续投身抗疫斗争。

来自社区的伟大支持也让我们颇感慰藉。当我走在栖身的社区里,在许多衡宇的窗户上都看到了向医护事情者致谢的海报和口号。当地的饭馆天天都市为医院事情人员送来三餐。

看到所有人团结一心、配合匹敌疫情,我感应十分振奋。实际上,包罗我自己在内的许多医生都是小儿外科医生,重症监护室的事情超出了我们的正常职责局限。但所有人都已准备好为了抗疫斗争作出任何牺牲,并在事情中相互扶持、相互激励。

我真切地感应,团结让我们加倍壮大。

【延伸阅读】一名美国儿科医生的抗疫日志:冰凉数字背后的双重痛苦

参考新闻网5月11日报道 埃菲社自5月5日起连载一位名叫科琳·菲茨帕特里克的美国儿科医生所纪录的,与成千上万名医护人员奋战在美国纽约州抗疫第一线的所见所闻,现刊发她5月8日的第四篇日志《双重痛苦》,内容编译如下:

5月8日

纽约州仍然是美国新冠病毒大盛行的“震中”,现在确诊病例已经跨越32万,殒命人数约为2.6万人。在这些冰凉数字的背后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也是一个个破碎的家庭。

最让我感应痛苦的就是,许多家庭被迫面临生死离别。医院克制患者家族前往病房探望,因此即便患者病情危殆,也无法在临终前与至亲至爱的人见一面。

那些没有上呼吸机的患者还可以使用智能手机给家人打视频电话。然则对于不得不上呼吸机的患者,他们与怙恃、孩子或配偶保持联系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

许多时刻我们不得不让患者家族就一些他们完全不领会的情形作出最后决议。而且由于新闻媒体和社交网站充斥着大量虚伪新闻,他们对新冠病毒的领会很可能是片面甚至错误的。

患者家族会感应忧郁、畏惧,这是无法制止的。只管绝大多数人能够认可医护人员的事情,但天天和他们交流相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艰难的事情照样把患者离世的新闻见告家族。我们不但要夜以继日地事情,还不得不天天亲眼目睹人世惨剧。

纽约州已经成为全球疫情的中央区。有些患者家族必须面临亲人离世和保持社交疏离的双重痛苦。他们不得不在网上举行虚拟葬礼,通过这种方式和亲人最后作别。

我何等希望拿起电话告诉家族的都是好新闻,但现在这只是一个美妙的愿望。

(2020-05-11 11:12:29)

【延伸阅读】一名美国儿科医生的抗疫日志(续):看到那么多人去世令人沮丧

参考新闻网5月10日报道 埃菲社自5月5日起连载一位名叫科琳·菲茨帕特里克的美国儿科医生所纪录的,与成千上万名医护人员奋战在美国纽约州抗疫第一线的所见所闻,纪录了她在抗疫中的真实感受,现刊发她的第三篇日志,内容如下:

美国ICU日志之三:看到那么多人去世的无力感(埃菲社5月7日文章)

5月7日

在纽约长岛社区医院里的日子漫长而令人沮丧。许多新冠肺炎患者病程生长很快,但却没有特效疗法,让我们这些医护人员体会到深深的无力感。

只管身为外科医生的我已经在医院摸爬滚打了20多年,但也从未接触过云云神秘莫测的疾病。由病毒引起的新冠肺炎不同于以往的任何疾病。我们只能为患者提供辅助治疗,而无法彻底将其治愈。

直到来到这家社区医院,我才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与许多人一样,我一直以为,熏染人数一旦跨越峰值,疫情就将趋于缓和,而通俗民众就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了。

然而,现在我意识到,峰值已往之后,我们必须继续保持警惕,以防疫情死灰复燃。由于这种病毒可能长期存在,而我们可能在很长时间内找不到有用的治疗方式。

在重症监护室事情的几周里,我发现随着医学界对这种疾病的领会不停深入,治疗方式也在不停调整改善。然而,不幸的是,停止现在依然没有任何一种疗法最终被证实是更佳谜底。

当我们与患者家族攀谈时,最令人沮丧的就是无法告诉他们我们将如何治疗这种疾病。

我能明白他们迫切想得到谜底的心情。我无法想象当他们听到医生说“我不知道”时会感应何等失望。我至心希望自己能给出更好的谜底。

所有医护人员肯定都和我有着相同的感受,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夜以继日地投入到抗疫斗争中。每当传来好新闻时,我们都市相互加油鼓劲。我们竭尽全力拯救生命。我们有一个配合的信心:我们一定能够战胜新冠病毒!

(2020-05-10 12:18:31)

【延伸阅读】一名美国儿科医生的抗疫日志:放下一切,介入救援

参考新闻网5月8日报道 埃菲社5月5日刊载了由一位名叫科琳·菲茨帕特里克的美国儿科医生所纪录的,与成千上万名医护人员奋战在美国纽约州抗疫第一线的所见所闻,纪录了她在抗疫中的真实感受,现刊发她的第一篇日志,内容如下:

美国ICU日志之一:放下一切,介入救援(埃菲社5月5日文章)

5月5日

我叫科琳·菲茨帕特里克,今年46岁,是一名儿科医生。数周前我来到如今已经沦为疫情震中的纽约州,与成千上万名医护人员一起奋战在抗疫第一线。

我是美国人,在纽约州长大。不外直到几周前,我一直住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2019年10月下旬,我辞掉了在圣路易斯的事情,本设计今年春季回到纽约州,但这场疫情让我不得不提前了设计。

我的怙恃一直住在纽约州,他们3月初来圣路易斯看我。实际上,那时纽约州的情形已经愈发严重。新闻里天天报道的新增确诊人数让我们感应难以置信。

纽约州已经讲述318000多名确诊病例,其中约25000人已经殒命,险些占到天下总数的30%。在云云重压之下,当地的医疗系统几近溃逃。

只管云云,我依然以为病毒离我们很遥远,直到我的一个好朋友在纽约市一家医院事情时熏染了新冠病毒。换句话说,直到我身边的人熏染病毒,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疫情的严重性,并为身为医生的自己没能为抗疫斗争出一把力而感应内疚。

我是一名小儿外科医生,但主要接受的是成人通俗外科培训。外科医学生通常都有在重症监护室实习的履历。因此只管我不是该领域的专家,但我对自己的专业基础知识有充实的信心。虽然我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但介入抗疫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

自从设计回到纽约州,我就已经着手参加事情面试。不久前我联系了纽约州的一家医疗中央,希望能够帮上忙,最终我如愿以偿。

我把怙恃留在圣路易斯的家中,由于那里相对更平安,只身前往他们在纽约州的住所。虽然很想念他们和我的宠物狗,但我决议放下一切,为纽约州的抗疫救援行动添一把力。

(2020-05-08 11:04:56)

,

Sunbet

www.tggzfm.com展望2019年,将用完善的服务体系,创新的技术应用,雄厚的资金实力,贴心的服务品质,成为Sunbet会员、 *** 的首选平台。

Allbet Gamin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伊春美食:一名美国儿科医生的抗疫日志(续):康复者——天下疫情中央的希望
发布评论

分享到:

usdt钱包支付(www.caibao.it):运气魔咒?要蝉联冠军时总会降生超级球队,詹皇:我命由我不由天
1 条回复
  1. 欧博APP
    欧博APP
    (2021-01-24 00:04:45) 1#

    Allbet Gaming欢迎进入欧博平台网站(Allbet Gaming),Allbet Gaming开放欧博平台网址、欧博注册、欧博APP下载、欧博客户端下载、欧博真人游戏(百家乐)等业务。放假了使劲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